"哎,你昨天不是说喜欢上那个…

- 编辑:admin -

"哎,你昨天不是说喜欢上那个…

  "反正你就是这个意思。"
  "您生我气了……"
  "我不生气,要气早气死了!"
  "您还是生气了。"
  "我没有,我高兴得很,很是高兴!"
  两个人又沉默了。
  文径自从齐叔身边走过,齐叔一把拉住他,扬起手:"臭小子,你还长了脾气了?我打你信不信?"
  "你打吧,反正小时候你也不是没打过。"文表情坦然。
  "我……我……我怕打坏了你,你个臭小子!"齐叔反倒没辙了,无奈的松开手,站在那里吹胡子瞪眼睛。
  文疲倦地一笑,轻声说:"我错了,昨天不该那么讲话,您别生气了。"
  齐叔叹了口气,缓和下来:"你真是长大了,想打你又怕打不过你了……"
  两个人似乎和解了。毕竟,他们是一对父子一样的朋友。
  回到屋里,文漱洗干净,坐下来喝粥。齐叔坐在对面,关心地望着他。
  "慢点喝,烫死你。你昨晚都怎么了?还弄这么脏。"
  "我……您别管了,没事儿了。"
  "哎,你昨天不是说喜欢上那个……"
  "啊……"
  "你也真是的……这怎么可能,人家是有未婚夫的。好了,你又要说我古板,就算这样是可以,可你们两个也太不可能了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嘛!我全都乱了。再说,就见过这么两回面,你们是什么时候……我怎么天天盯着你,都不知情啊?……我明白了!是你自己
瞎想的吧?想想是可以的,但是……"齐叔还是忍不住要说。
  文不讲话,只是低头吃着,他也不知道怎么来解释。
  "哎,我跟你说话呢!是不是你自己瞎想的?"齐叔问。
  文抬起头,咽下东西,顿了顿,说:"我也不知道。"
  "这你不能不知道啊,你凭什么说人家也喜欢你呢?"齐叔激动起来。
  文又不说话。
  齐叔接着说:"也许就是你自己的幻觉呢。"
  文还是沉默。
  "我明白了,你小子准又是胡思乱想了,老毛病!"齐叔也不管文,继续在那里自己推断。
  文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只好枯坐在那里,任凭齐叔数落。
  "你这叫单相思,过一段就好了。反正你也见不着人家,见到又怎样?你根本就不能确定人家是喜欢你的……"
  文再也坐不住了,腾地站起来,坚决地撂下一句"我确定"!一甩手,走了。
  这句话立刻把齐叔的自我安慰和刚刚达到的缓解又一次击碎了。齐叔再次愣在原地。
  文在镇上晃来晃去。
  他走到桥上,远远望着对面的客栈,灯笼还在轻轻摆动着。
  愣了一会儿,又继续望前走。
  这时,东东走过来,老远就打招呼:"文大哥。"
  "哎,东东,你……你在干吗?"文醒过神来,连忙回答。
  "啊,我没干吗呀,正要回家,吃饭,还有……"东东有些奇怪地看着文。
  文摇摇头,苦笑了一下,说:"没事,我就跟你打个招呼。"
  "你没事吧?好像你有点……"东东欲言又止。
  "傻!"文自己接过话来。
  "啊……不是,不是,我也说不出来,是有点……有点闷。"东东连忙澄清自己。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